賣書的自己做起書,會是筆好生意嗎?


(photo credit: Natalia Romay/flickr)

近日中國大陸的購物網站京東商城也做起了出版,顛覆了出版界的原有流程,先從京東1700萬用戶蒐集資料,以大數據分析用戶的消費行為,最後挑選出他們最大宗用戶最可能買單的書。

從通路商變身為內容生産商,引起了產業界的熱議,紛紛臆測是否會引發出版行業洗牌與變革?

回頭看看過往的例子:當年美國最大的連鎖書店邦諾買下了生活風格類圖書的出版社史特林(Sterling)。 在此之前,邦諾其實就已經自製過一堆生活類型的書了,此次的購併主要是看上的史特林的發行實力。

什麼意思呢?想想,賣書的自己出的書勢必會被其他通路封殺,以出版社的角度而言,邦諾占了零售市場的十分之一,原本賣書的管道突然銳減成原本的十分之一,怎樣都是不划算的生意。

於是邦諾就想,那結合史特林的總經銷發行功能(類似台灣的聯經、時報),即使進不了傳統書店,也能發到其他的銷售點,如此一來又是一步活棋。 可惜這個商業模式並沒有成功,併購案消息一出,業界一片譁然,而邦諾的死對頭邊界書店(Borders)和大賣場好市多(Costco)兩大連鎖通路不約而同地直接將史特林的書目全面封殺。

對手家出的書,一本都不准出現在我家的書架上。 雖然一個是自創出版部門,一個是併購其他出版社,但兩者的本質是一樣的。通路商跨足做出版到底是不是件好生意呢?京東出版的新書銷量讓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