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好轉的足壇恐同症


(photo credit: inmediahk/flickr)

前美國足球國手、也效力過英國利茲聯隊的Robbie Rogers公開出櫃並宣布隱退(step away),在他發佈的文章,吐露多年來心中藏有秘密的痛苦,只能以足球作為心靈寄託的心聲,此舉引起國際媒體關注。

在英國的足球界,同性戀對球團或球員都是一大禁忌。1990年太陽報以頭條£1m Football Star: I AM GAY大篇幅幫足球巨星Justin Fushanu出櫃,報導一出,再也沒有球隊願意與他簽約。1998年,Justin於美國遭控性侵兒童,正當警方前往他的寓所逮人時,Justin已經回到英國了;隨後沒幾天他被發現上吊自殺,遺書上寫著:「終於瞭解我早已被認定是有罪的,不想再讓家人和朋友難堪了。」

Justin血淋淋的例子讓許多足球員遲遲不敢公開出櫃,倫敦Chelsea足球俱樂部經理更公開表示,「如果發現有球員是同性戀,我會把他踢出隊伍。」種種歧視、排擠同性戀的言論讓同性戀足球員只能將櫃子的門掩的更緊。

不過隨著性別權利意識逐漸高漲,2002年英國通過同性伴侶的收養權,2005年更可登記為公民伴侶(註:英國同性戀婚姻尚未合法化,只承認民事結合(civil union),亦即在權利上近似婚姻,但沒有婚姻的名義),同年曼城隊成為英國首支同性戀友好的英超隊伍,除了在訓練場及球場雇用同性戀員工外,也提供業餘同性戀足球隊免費的票及指導課程,為同志友善開路做先鋒;可惜足球界依舊存在著嚴重的同性戀歧視現象,2011年阿根廷的 Eduardo Berizzo 去法國踢球之後說:「法國足壇同性戀球員太多了,那些人老是有意無意地碰你的大腿和屁股,洗澡時盯著你的裸體看,讓人感到很噁心。」顯示同性戀在足壇上依舊是個禁忌話題。

不過足壇恐同症似乎有好轉的趨勢,2011年11月曼聯守門員Anders Lindegaard為文,直指足球界仍然太過保守、無法接納同性戀足球員,「但同性戀們需要一名英雄。」他亦指出球迷還停留在對同志充滿偏見的思維,無法跟上這十年來現代社會的改變。

在Robbie Rogers公開出櫃之後,多位球員在網路社交媒體表態支持,美國前足球員Eddie Pope在Twitter寫下:「希望像你一樣勇敢的人能夠站出來,直到再也不需要有人這麼做。」英格蘭足球總會(FA)亦表示:「無論Robbie決議留在場上會是淡出體壇,FA都會全力支持。」更是為足壇同志平權注入一劑強心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