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孝儒:東方元素混搭,台灣工藝的全新想像

頂著一頭蓬鬆卷髮,穿著簡單的素色T恤配牛仔褲,吳孝儒一身俐落的裝束給人活力充沛的第一印象。現年26歲的他,自2009年的米蘭設計展嶄露頭角後,已經多次受邀參加各種國際大展,包括業界最具規模與指標意義的米蘭家具展,是國內新生代頗受矚目的設計師。

吳孝儒從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工藝時尚計畫「Yii」的一員,到如今參與當初計畫主持人韓德昌開設的Han Gallery,始終在嘗試將台灣工藝與俗民文化,以現代的美學思維混搭。這些仔細一瞧有股濃濃「台」味的作品,將理當具有違和感的元素,混搭的很有美感。如此特殊的創作風格,也讓他在米蘭設計展大出風頭,獲得不少國外主流媒體的大篇幅報導。《Wired》特別造訪這位年輕設計師的工作室,請他聊聊他的創作理念與手法。

Wired:今年是你第四次參加米蘭設計展,先前幾次都比較著重在打開知名度,今年目標呢?可以分享你的參展理念嗎?

吳孝儒(以下簡稱吳):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要讓東方和西方在同一個水平上談論「美學」。因此我的作品是要能讓所有觀眾,都能抓到美的共感,讓大家都覺得這件作品是漂亮的,如此自然就會同意台灣的美學。
這兩件作品都有採用尋常辦桌的物件,作為造型的一部分,並不是要刻意強調台灣的元素,只是想要將這些元素轉化成美學的標準,帶到國際上介紹讓大家知道。

Wired:可以介紹一下這兩件參展作品嗎?我發現它們都融合了東方的元素在裡面。

吳:我覺得台灣就像是一個搖杯,珍珠奶茶就是紅茶加牛奶加粉圓,果汁攤還有賣各種綜合果汁,但其他國家的人就不會想把他們加在一起,所以我想:能不能把台灣或是東方的傢俱,取一個眾所皆知的表象,組合在一起?

「新台凳」(Plastic Classic)的造型就是由此而來,取明代的圈椅加上台灣路邊的塑膠椅所組成,這兩個都是傢俱,也都是不具名的經典。我做了兩種顏色,一個是本來塑膠椅常見的紅色,但因為木頭材質,讓它的質感不會太俗豔;另一張則是暗紅色手刷漸層,師父手工一層一層上漆,留下漸層的刷感。

「塑瓷」(Plastic Ceramics)是高溫燒製的薄胎瓷,用辦桌最常見的塑膠碗作為主造型,但其實碗的「肋柱」造型是有功能性的。陶瓷材料在高溫時,狀態像果凍一樣,燒製時碗的中間容易塌陷;但是加入了「肋柱」結構之後,讓碗能承受的應力提昇,燒製的成功率大幅提昇。

有趣的是,之前這項作品展出時,外國人還以為是仿古希臘作品,展場同時有擺設傳統的紅色塑膠碗,他們竟然對塑膠碗很有興趣,問這要去哪裡買。台灣人認為很俗的東西,他們卻覺得很美,這很有趣。

Wired:未來有打算將椅子量產嗎?

吳:目前由一位法國的建築師代理生產,於香港設計藝廊ILIVETOMORROW販售,但這是純手工的工藝品,只能少量生產。整張椅子的製作都很環保,採用木頭材質和天然漆料,以榫接組合,沒有用釘子。另外,因為都是純實木製作,單價上偏高,希望觀賞者真正喜歡而購買,能夠珍惜且用的更久,也是另一種環保的意義。

其實工業化和工藝品是相對的兩極,工業化強調量產、快速、實用;而工藝注重的是手工,他是緩慢的、手量的,強調價值和精神性。以青花瓷為例:它的花紋分為貼上去的跟畫上去的兩種,而且幾乎看不出差別,價差可以到十倍以上,但為什麼還有人要買手工畫的青花瓷?一定是喜歡設計師的想法、工藝師的手藝,尊重這項工藝品的「價值」,才會願意購買。

Wired:作品的製作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

吳:最大的困難並不是製作上的技術問題,跟工藝師的溝通才是最大的挑戰。那些合作的師父,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就開始做這行了,因此很難跟他們站在對等的角度溝通。有時後工藝師都會有許多自己的堅持與想法,而會因此對設計有意見。這時候就要多跟他們泡茶,多聊天,他們才會慢慢接受我的想法。

第一次和師父接觸的時候,他就直接了當的問:「你懂台灣文化嗎?」面對這樣的質疑,我都會很誠懇的回答,我從小到大在台北長大,台灣文化對我來說就是這二十幾年來,我的所見所聞。

文化並不是死的,它會一直改變,而台灣的文化印象還沒被建立起來,因此我會把這項作品當做文化的試驗,藉由展覽來推算、評估這樣的推想是不是正確的。

(本文刊於W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