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艾莉:on-line與off-line邊界漸漸模糊的世代


(photo credit: TED Taipei)

講者:王艾莉(互動設計師)

我出生於1984年,那年麥當勞在台灣開了第一間餐廳,它不但帶來了美式速食,還引入「三分鐘取餐服務」,加快了人們生活的腳步,這養成了我這代人,沒有時間等爸媽煮飯、沒有耐性等傳真、等e-mail。

若是回顧我們這代年輕人生活中的改變,以手機為例,從一開始的黑金剛,到有貪吃蛇遊戲的Nokia,再到彩色折疊式的Motorola,一路到現在觸控智慧型手機當道的時代,變化幅度可說非常快速且驚人。但是從2007年到2012年,細看蘋果的產品,我們會發現其實只有「三度」變化:機器的速度變快、螢幕與照相機的解析度變高,以及硬體設備的弧度稍稍改變。

我對於這樣改變的幅度非常的失望,在高科技的時代,五年卻只換來這麼一點點改變。但未來的改變,可能會讓大家更加失望;我們將只改變螢幕上的圖示(icon),例如從Skype到Whatsapp、Viber,再到現在最夯的Line。我一直在想,未來人類是不是在需要什麼的時候,只要從螢幕上點一下,就會立即得到滿足。

不知道你多久沒有聽過電話撥接的聲音?這個聲音對我來說不只是懷舊,更是一種期待。以前我在等待撥接的時候,心情是非常興奮的——因為我即將與世界連接。但隨時網路技術飛速發展,從撥接到光纖,代表的是邊界的消失,我們再也分不出on-line與off-line的差別,只要有一支智慧型手機搭配吃到飽方案,我們隨時處在on-line的狀態。

我們七年級生,應該將是最後一代體驗到on-line與off-line差別的世代;對下個世代的年輕人來說,虛擬與真實世界是混在一起的,他們一出生就與整個世界連結,從來沒有孤單的時候。我常在想,這件事會不會對未來造成一些影響?

Steve Jobs在發表第一台iPad前曾表示,未來的人們需要的是多功能裝置(general purposes devices),未來單一功能的機器(dedicate purpose devices)將全面被取代。聽起來似乎很方便,只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統整在一台iPad,就能完成所有需求,但仔細想想,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你真的想要像個蠢蛋一樣拿著iPad講電話嗎?

其實人類還是有實體的渴望,我們還是想要拿著一個有特定功能的東西,所以才會有設計師做出接在iPhone上的手持聽筒,或是可以把iPhone嵌入的黑金剛手機。

上一代的人,有幸看著電影《007》中的高科技產品一一實現,那我們呢?我們是不是不再關心這些東西能否在現實生活中出現?我們是否變成只在乎手機上有沒有新的App可以下載?

上一代的James Bond,手上總拿著最新武器,我們這一代的James Bond,會不會只拿著一支iPhone呢?

(本文為2012 TED Taipei演講重點整理,刊於W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