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不再平凡的幸福」之後

2011年我結束了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除了個人生涯規劃以外,離職還有一個更核心的原因。

我的工作內容是協助研發一種全新的材料,這種物質將來應用在電子元件或是光電領域,皆大有可為;但它的製作過程需要高溫、強酸,非常耗能,並且會嚴重汙染環境,這些我都知道,因為我就是那個執行實驗的人。

那時的心理非常不平衡,每天進到實驗室、穿上實驗白袍、穿戴兩層防酸手套再配戴防毒面具開始實驗,看著黑黑的一鍋強酸憂鬱地攪拌、在高溫爐的實驗室外緊盯著數據和爐管。我們用丙酮揮發剛洗完的實驗器材,有機溶劑隨著自來水一起流進排水孔,腦裡浮現的是河裡的魚一隻隻地都死光了。倒廢液和廢酸也令人心驚膽跳,擔心不只的是一倒完,那整桶pH值趨近零的濃酸冒出棕紅煙霧及刺鼻怪味,下游清理公司會怎麼處理這些東西更令人擔憂。

每天騎車回家,看著夕陽,我都在不斷地問自己「我到底在幹麻?」。汙染、傷害、死絕、幫兇,這些指稱不時地在心裡控訴,隱隱發痛。我無力改變、我只能離開。

這幾天看到一些反核的影片,想起自己這麼不堪的經驗,不斷思索如何環保議題。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不就是人類的「自私」嗎?社會大眾對核能發電無感,因為電費很便宜,核廢料也不會埋在家附近,威脅不是立即性的;相對要是全靠火力發電的話,電費勢必翻個兩倍,執政團隊顧及下次的選舉,勢必不會貿然廢核……

同樣道理,我們不能寄望蘋果電腦的擁護者,在看到製造積體電路或是鋁製外殼所產生的大量汙染之後一夕倒戈,自私的消費者是管不了這麼多的。很多時候,我們分不清自己是「想要」還是「需要」,許多衝動的「想要」造成的浪費累積起來就相當可觀,無奈的是,這些都得由環境來承擔。

看清廢核之路有多遙遠、人性有多麼貪婪自私之後,無力感襲上,已經想冷眼旁觀的自己,看到許多人用各種的方式,默默改變社會大眾對這個議題的想法;我看到許多文人作家為之行文,鄭有傑導演拍攝微電影呼籲大眾不要再漠視,日本樂團幽靈飛船甚至在千年古都,面對鴨川,大聲疾呼、吶喊。

看到這麼多人還在努力著,不覺得很令人放心嗎?也正因如此,更應該要決心跟大家站在同一陣線阿!改變從來就不會太遲,怕的是從來就不去做,就算是微小的改變,也會是進步。

從今天起,一起節約能源吧!這可是對地球滿滿的愛的表達。